深圳封城,有民眾傳出被封23天餓死

 

深圳/圖片取自:Pixabay


深圳封城,有民眾傳出被封23天餓死,物資短缺,甚至有pcr一半發現確診者,一整區的居民沒命奔逃,並不是害怕被傳染,而是害怕被封鎖,所以趕緊離開現場.

.

有人家鄉在惠州,但在深圳工作,結果交界管制,深圳工作的惠州人回不了家,各地開始暴動,甚至喊出了「大亞灣獨立」的口號,大亞灣在惠州,是他們想回去的地方.




.

深圳的情況,跟當初香港挺像的,採取極端的措施,卻釀成更大的災禍,香港疫情爆發的一個警訊就是撲殺倉鼠,過於嚴格而喪失本意,乃至於沒有效用的防疫措施,就是使民心低落,而無法使防疫意識真正的構築起來.

.

這種掏空語意的「防疫」,就是只剩下嚴格的規定和掩蓋真相的口號,「清零」基本上並沒有錯誤,然而,清零政策建立在不違反人性身上,中共抄襲台灣的「清零」,只得其形,不得其神,過於嚴苛的法令,就是叫人民無法遵守,防疫是一體兩面的,不是全好或全壞,大開或大封,這是標準的華人思維,而是要取其平衡.

.

好比pcr檢測,台灣已經有經驗,在大排長龍的情況下,本身即有染疫的風險,中國一面說要全面篩檢,制定了人人都必須篩檢,才能進行日常活動的規定,然而,篩檢站撤走的比新增的還快,當醫護人力不足,篩檢站少,必須消化龐大的人流,導致有人排了一整天,還等不到篩檢,但不能篩檢,就拿不到陰性證明,而這全城排隊的場景,衍發成暴動,民眾攻擊篩檢站,也就讓情況更加雪上加霜.

.

擠在一起的人潮,飛擲的椅子,醫護人員變成警衛,還要協助抵擋暴動,這些,都是病毒傳播的因子,一聽到確診,民眾卻四處飛奔,這個就是增加了流動,而防疫的原則,無疑是減少流動而已.

.

中國的例子,大概是把有症狀、沒症狀,都當作是疑似確診者處置,而不考慮民生和人民基本的生活所需,所以才出現「我們要吃飯我們要上班我們快餓死了」的呼喊,事實上,在疫情還未爆發的「未定狀態」,篩檢,應該針對有症狀者,確診者案例周圍,依靠匡列和疫調,如果要篩檢一般民眾,也應該針對高風險區域,或設置定點站由有需求的民眾自動前往,你有多少糧,就出多少兵,或者搭配居家快篩,快篩陽性者,前往pcr,做一個門檻,居家快篩是人人都可以自己做的,而不是犧牲人民的基本生活需求.

.

人們普遍有個誤解,那就是把中國的清零政策,類比成台灣,說台灣不能像落後的中國,還在搞清零,當作「與病毒共存」的藉口.清零,是要建構在不違反人性上,中國的政策,與其說是清零,不如說是「清人」,也就是清理人類的生命,當一個人的生存受到了脅迫,他就會奔逃,他就會抵抗,他就會產生不理性的行動,而這樣的威脅大於病毒的威脅,反過來說,台灣與中國不同的地方,就在於,台灣是針對病毒,中國是針對人,把人連同病毒,當作是一體的,當作是興奮源,不考慮人性的結果,就是防疫的措施,變成疫情傳播的助燃劑.

.

在台灣,情況也不容樂觀,確診數字今日已經悄悄來到21例,這跟「與病毒共存派」當初宣稱的,台灣很安全,病毒是小感冒,貿然開放不會有事,經濟最重要,我要出去玩,大相逕庭,當檢疫天數,從14天降到了10天,每日暴增的境外移入,來到新高點,例如昨日120多例,當境外暴增,本土又缺少了14天的防護,本土確診數字升高,各種傳播鏈頻傳,也是自然而然會得到的結果.

.

這就像,用被削薄的碗,去接更為龐大激烈的水流,瞧,碗的邊緣,已經有水珠滿滿滲進來了.

.

今日確診個案,以新北最高,11例、基隆市5例、高雄市4例、桃園市1例,較早發生疫情的地方,高雄、桃園,反而控管的最好,而統媒們盲目造神的新北,還是一貫「確診數越高,民調越高」,五都首長民調第一的新北,顯然,又再度重蹈覆轍.

.

樹林科技廠出現群聚疫情,新北另有兩名獨立個案,中和的20多歲男性為某公司職員,非目前匡列的接觸者,流鼻水、喉嚨痛,快篩陽性、就醫採檢確診,三重區30多歲女業務員,因陪病需求到醫院採檢陽性,Ct值12.3,病毒量高,感染源不明.

.

這顯示了新北,有不少的隱藏傳播鏈,正在進行途中,而新北市長,則忙著選舉,到處移動,展示他的侯家班.

.

在防疫的概念下,人民,即是城牆,要有人民的配合,給予人民充分的資訊掌握,讓人們明白現況是怎麼一回事,理解過後,明白利害關係,才能配合防疫,中國與台灣不同的點,就在於中國把人視為人柱,認為他們只要無條件服從命令就好,把防疫代價全都轉嫁給人民,在台灣,則時而解釋,疏導民怨,相較於中國,台灣的民怨更顯得不合理,是過得太爽了,想出去旅遊,想與指揮中心作對,進行超義務需求的要求,所產生的對抗,當政府吸收了大部分的代價,人民卻連一部分應該有的義務,卻不願擔負.

.

在台灣,有人不想進防疫旅館,想在家,宣稱實聯制是一種懲罰,中國,你想去旅館而不可得,被封鎖在家,青菜都沒得吃,沒有實聯制,就是每日的pcr,四處都需要的24小時核酸證明,中華民國人,真的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連基本的小小防疫動作,都不想去做.

.

當中國為了想吃青菜,而開始拔路邊的野草時,他們的需求,不過是想填飽肚子而已,而台灣想吃的,是日本的壽司,義大利的Prosciutto,韓國的精品,新加坡的高級飯店,前往這些疫情嚴重的地方,自由奔放的玩樂.

.

因為超義務的需求,而減損人道的防疫措施,跟因為不合理的縮減生命的需求,而抗議非人道的清人措施,自然如同夏蟲語冰,如同拿路邊的乞丐的困苦,來說服其他人,出外買名牌包包是多麼重要的一件事,那樣的荒謬.

.

把地獄的牢籠比擬成天堂的緊閉門窗,更是一種言不由衷的謊言.

.

見賢思齊焉,見不賢而內自省也,昨日一架越南班機共篩檢137人,高達53人確診,盲目鬆綁境外旅遊是否有必要?檢疫天數只剩下10天,是否過於薄弱?可以知道的是,中國疫情的爆發,現在才剛剛開始而已.

.

留在深圳的人,最終衝破管制,當局解除限制,回到惠州去了,原本封鎖邊界,是為了防備人們流動,結果,現在反而比沒有封鎖的情況更糟,是大批人們集中在一起移動.

.

這也告知了一種預測,香港,並不是末段的現象,而是吹哨站,他們先行演示,經歷了,這種語意喪失的防疫,可能遭遇的結果.

.

身為中國隔壁鄰居的台灣,更不可不慎,就像回到武漢那一天一樣,因為中國的疫情,台灣儘管沒事,仍要升高防疫,限制入境檢疫天數,現在,正是暴風雨來襲的時候,我們要關緊門窗,而不是在這個時候,大開門戶,鼓吹去外頭衝浪,brother.

.

作者:名為變態的神父

感謝作者授權《報臺》轉載,原文請參考名為變態的神父臉書。作者台北萬華人,2012年起活躍於PTT八卦板,著有《yo,這位brother》,曾獲得2012年八卦版廢文大賽冠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