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邊拿台灣的退休俸福利,一邊和中共唱和,夏瀛洲們夠了沒?
by 黃俊倫


服役時最高曾官至中華民國國防大學校長,退役後毫不掩飾親中親共本質、持續與中國當局宣傳相唱和,多次赴中國參與該國對中華民國退役將領統戰活動,同時也是「國軍、共軍都是中國軍」此一驚世「名」言的發明者,在台灣集多項負面評價於一身的中華民國空軍退役二級上將—夏瀛洲,最近又有驚人之舉。


在「中國是台灣唯一敵國」此一事實已經彰明到無可否認的程度,而台灣社會也刻正面對中國從未消退過的侵台意圖、以及基於此等意圖而產生的各種敵意行為—例如幾無停歇的軍機擾襲、針對性的軍事佈署的時候,夏某人接受中國共產黨機關報「人民日報」轄下小報「環球時報」專訪,已經是非常難以寬恕的事情,但他受訪內容驚世駭俗更上一層樓,不僅毫無悔改之意,再度聲稱國軍、八路軍都是國民革命軍,更宣稱「解放軍戰機出現在台灣島西南空域,是在自己的國土上,(解放軍)完全有權去巡邏」,並要「民進黨當局不要以為自己有美國撐腰,就在挑起兩岸爭端上更加有峙無恐,當別人的棋子最後(只會)成為棄子」,最後更以輕蔑的態度評價中華民國.台灣現行軍事訓練役毫無精神戰力,受訪內容完全符合中國對台灣的文攻武嚇主旋律。


坦白說,夏某人的言行,衡諸先前中華民國部份與他同調的退將的言行軌跡,恐怕只是問題的冰山一角,光與他同去中國參加統戰活動的退將,每場活動動輒以數十人計,軍種橫跨陸海空三軍、軍階從少將到一級上將都有,其中不乏前中華民國國軍參謀總長、陸軍一級上將郝柏村,以及陸軍退役二級上將王文燮及許歷農之流,甚至還有多度赴中與中國唱和的退將,現在正高坐於中華民國立法院的不分區立法委員之列(對,吳斯懷,就是在說你,不要懷疑)。


即便2019年立院已經針對「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相關條文修法,明定「曾任國防、外交、大陸事務或與國家安全相關機關的政務副首長或少將以上人員,或情報機關首長,不得參與大陸地區黨務、軍事、行政或具政治性機關、團體所舉辦的慶典或活動,而有妨害國家尊嚴行為」,「妨害國家尊嚴行為包括向象徵大陸地區政權的旗、徽、歌等行禮、唱頌或其他類似之行為」,加上2020年年初以來武漢肺炎病毒爆發世界性大流行,台灣與中國間航班數量近乎砍半、自中國入境必須接受隔離2星期,以及中國當局雖然多度壓制、但疫情依然屢仆屢起等因素影響,有赴中接受中國當局摸頭統戰之志的將領,至少在赴中方面有較過去收斂不少,但仍然有夏某之流,試圖透過其他方法規避現行法律規定,繼續與中國當局相唱和,這樣的行為應該如何被評價,相信正常的台灣人都自有公允。


恕筆者直言,這些與中國當局對台文攻武嚇攻勢相呼應的將領不僅可恥,而且還是中華民國在台灣意識形態與實質內涵兩者之間嚴重錯位的縮影。


一個無法忽略的國際法事實是這樣的,中華民國政府自1949年12月7日起、最晚直至1955年2月底完成浙江大陳島撤退,將其實際控制區域緊縮至台澎金馬以後,由於已經喪失絕大多數主權領土,加上殘餘主權領土僅佔實際控制區總面積不到百分之一,絕大部分實際控制區都是1951年盟國對日和平條約(俗稱舊金山和約)由日本國明文放棄、而未定其主權歸屬領土的緣故,中華民國政府本質實際上與流亡政府並無二致,而與台澎嵌合為1648年以來罕見的政治實體樣態。


中華民國政府在遷往台灣及其後控制區域緊縮的過程中,將其殘存軍隊逐漸撤來台灣,但遷來台灣的中華民國國軍,無論從部隊士氣、人事派系及傾軋、官兵訓練水準,抑或是裝備給養,都呈現相當糟糕的狀態,以裝備為例,1949年前後遷來台灣的40萬陸軍,到1950年6月時竟然只有12萬9千把步槍、1萬把衝鋒槍及1萬2千2百把卡賓槍,輕重機槍及步兵師配賦火砲也有大量缺裝急需補充。


之後,隨著1950年6月25日韓戰爆發,美國政府一改先前1950年初將台灣畫出西太平洋防線、準備聽任共產中國攻佔台灣的態度,重新開始對中華民國政府展開經濟及軍事等各方援助,依據美國不同時期部隊編裝等標準重整中華民國國軍,並以軍援名義提供足夠的武器、彈藥及雷達等裝備,按照美軍教育準則開始重新訓練中華民國國軍,才終於使中華民國國軍重獲生機;而台灣與台灣人對於中華民國國軍,一開始主要是透過中華民國政府重新在台灣建立的稅賦及糧食徵收等體系,將台灣農民所生產的稻米等作物提供給他們作為軍糧之用,接下來則是建置充員兵及兵役制度,使得台灣人在義務役官兵中的比例不斷提高,最後則是在美援退場、台灣經濟起飛後,以台灣人所繳納的稅金中的一定成數,供應中華民國國軍日常維持及武器採購之所需。我們毋寧可以這麼說:1949年年底以後的中華民國國軍,在台灣已經徹底轉型為一隻以美式裝備及編裝與訓練等準則為依據,並由台灣人辛勤勞苦所提供出來的糧食及稅金、加上以台灣人為多數的義務役官兵及中國移民佔據中高階領導層大多數要職後所共構出的一隻軍隊。


造成這隻軍隊在意識形態及實質出現錯亂的主要原因,在於這隻軍隊實質的存在目的,與中華民國政府相當一段時期的官方宣傳及政治作戰教育內容之間,出現相當高度的落差。


最晚在1950年6月底美國重新恢復軍援及協防以後,中華民國國軍在美國的太平洋防務定位中,實際上是美軍的側翼協防輔助部隊,存在的最高目的在於確保台灣鄰近海空域的控制權及海空路航行安全、並確保台灣不致於遭到中國侵略得逞。


但,台灣同時也是美國在冷戰時代國際秩序中刻意打造的灰色地帶,因此「確保台灣不致遭中國侵略得逞」這件事,也與「美國容許中華民國政府存留於台灣」的實質狀態相嵌合,並使中華民國政府、其國軍,以及依附/認同其意識形態的1949年前後移民與台灣人,趁機合理化中華民國在台存在、以及1949年前後移民作為台灣統治者及內部殖民者的正當性,將台灣作為其政治言說的工具與物質基礎。


也因此,1950年代初期~1970年代中期,中華民國政府與其主事者,可以在台灣高喊反攻大陸,1970年代中期到1990年代則改喊「三民主義統一中國」,並長期將符合當局意識形態的政治言說,透過各種型態的政治作戰教育,灌輸給中華民國國軍一批又一批的官兵;這些中華民國國軍的主事者,無視於中華民國政府並不具有台灣與澎湖主權的實際情況,逕認為台灣已經是可以任其汲取資源並聽任其擺佈的中國領土。


在1990年代後,這些主事者與他們的徒子徒孫們,有部份出於他們自以為能恃強凌弱的心態、以及民族主義中的事大主義等思想要素,逐漸將其立場自反共轉變為親共。也難怪上文所說的這些中華民國退役將領,在面對看起來逐漸崛起的共產中國時,竟然也忘了「他們自己對於台灣與台灣人,只是流亡者兼內部殖民者」的事實,而有乞食趕廟公的情況,竟然要將數十年來提供義務役官兵、供養他的的軍糧及軍費的台灣,當作獻給共產中國的伴手禮,以滿足這一小群人的中華民族主義—事大主義的心向。這樣的舉措,對台灣與台灣人來說,無疑是相當可惡的事情,同時也是這些退役將領毫無人情義理的體現,要知道一件事情:即便到他們已經退休的現在,他們定期獲發的退休金、以及配給房屋等等的福利,資金來源也是通通來自於中華民國政府向以台灣人為多數的台灣現有居民所課徵的稅金,而不是來自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中央軍委及國防部!


因此,筆者在此想誠懇地向夏瀛洲夏某人、以及跟他存有同樣或類似心態的其他中華民國退役將領請教幾個問題:


請問你們一邊拿來自台灣人稅金的退休俸給與福利、一邊卻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相唱和,到底夠了沒?


如果這麼愛中國,能不能請你們放棄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所給予你們的各項俸給福利,回到你們的中華母土去了此殘生?


還是你們希望台灣人被你們的言行弄到愈來愈忍無可忍,繼續隨著你們鑽法律漏洞式的言行,一點一點地將法律漏洞修補起來,直到你們再也沒有與中國當局相唱和的行動自由為止?


你們真的以為如果台灣不幸淪陷於中國之手,你們在中國黨國當局眼裡,還有什麼統戰價值可言嗎?


能不能請你們頭腦清醒一點,不要再對中國當局有什麼出乎歷史事例與合理推斷範圍之外的幻想了?


我就問。


作者:黃俊倫


1980年代出生,台灣人,成長於民主化的台灣,知識界的雜食動物,平時觀察政經社會及國際等議題、也慢慢建構出屬於自己的世界觀與對各項議題的觀點,目前正在磨練「更精鍊地用自己的文字將觀察後的想法與觀點表達出來」的技藝,同時一邊工作、一邊為了獲取各種資格身份而努力,以努力不讓自己變得平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