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武漢肺炎疫情狠狠敲碎某些人可笑的「中國好」情結
by Raphael

🔺圖翻攝自巴丟草

長期來台灣國內有群親中立場的深藍、甚至深紅族群,他們喜歡大肆張揚有關中國的一切如何美好,這種人通常會告訴你台灣早已落後,當今中國又有多麼強大。他們通常喜歡批評台灣年輕人有多爛,中國學子又多有狼性云云;他們一般主張「中國」是台灣經濟的唯一仙丹,他們會崇拜效率、告訴你「祖國」辦事速度有多快多快。然後這些人通常只在投票和使用健保時回到台灣,甚至他們大肆吹捧中國、漠視台灣被打壓事實,說白點就是吃裡又扒外的台灣人。

要說到這「中國好」病症主要著眼民族主義,投射天朝式無敵大中國的幻夢、基礎極其空洞。若欲深言,依照哈佛歷史博士、也是加州大學教授葛凱(Kal Gerth)的專業中國研究,民族主義(nationalism)和消費主義(consumerism)先後成長在中國,作為許多觀念和事件轉折的變因,而這樣的觀察在我看來,或許同能涵攝在台灣國內許多口中隨時念著「中國好」符咒的大中國控。 

這種大中國控通常(但非絕對)祖上有著時間不遠的中國連結,他們本著家庭或傳統的連繫,孺慕神州、進而主張所有來自中國、發生在中國的人事物都盡美好。他們看不到新疆集中營裡的慘絕人寰,看不到西藏(圖博)不斷發生的血腥鎮壓,中共拆除教堂、佛寺,打壓同性戀、漠視境內爆增的愛滋病患;還有像是封鎖全境對外資訊、抓捕稍具人權意識公民,這都不在他們關心範疇,都不影響他們對「中國」這個概念的盲目愛戀,只是這些人一邊愛戀中國,一面卻常常急著申請加拿大或澳洲移民罷了。 

放上的是哈金,他是赫赫有名的美國國家圖書獎得主、流亡美國的中國知識分子。當年本來計畫拿下博士隨即束裝返國的哈金,在1989年六四後改變自己想望,睜眼看清了中共政權的本質。後來他寫下了〈你貧乏的只剩下國家〉等等詩句,提醒中國人和台灣人中共統治人民手段之殘暴。 

我們真的不該落槌於民族國家想像或是中國市場「龐大又美好」的膚淺理解,企圖將寶島推向不可逆的悲慘結局。 

台灣不適合也不應該被併入中國,我們舉世聞名的健保不該用在中國人來台長照,我們有獨立自主的政府、國防,我們定期舉辦委任國家權力的選舉,我們有言論自由新聞自由,人民有出版、集會結社的自由,這些都是中共萬萬無法忍受的憲政民主。 不要再主張「統一」了!一邊罵著美帝一邊又崇拜軍國大中華,那是一種法西斯。貧乏的只剩下國家,這對台灣絕對不是一件好事啊!



〈你貧乏的只剩下國家〉 /by 哈金 

你貧乏得只剩下國家
張口閉口都是你回不去的中國
中國是一張巨大的盾牌
你用它來遮掩自己的懦弱
來阻擋襲來困難和責任
你不敢把溫暖的陽光
清潔的水和空氣,歡愉的心情
也當作自己的權利
你活著就要受罪
要實踐愛國主義的童話
你不敢把國家當作看門狗——
好狗對主人搖頭晃尾,抵擋外人
壞狗對外忍讓,專咬主人
你不敢揪住那狗的耳朵
告訴它「再胡來,就沒有飯吃」
其實,你只是一粒
從中國的齒縫間滑落的米
而你卻把它當作神
當作你的宇宙——
你苦難和幸福的依據

作者:Raphael

本科念法律,博士專攻政治哲學、中國研究。會點小提琴、喜歡圍棋;半夜常吃鹽酥雞,陷入減肥永遠不成的惡性循環難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