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視韓國瑜的「草包論」
by Raphael



大選來到接近開票的最後時段,或許容我們簡單回顧這場選舉很有特色片段、關於候選人特質。國民黨今回推出的總統候選人韓國瑜先生,堪稱台灣總統選舉史上最有特色且非典型的候選人,他在2018年倏忽拔地而起,從無名小卒到國民黨領袖的過程諱莫如深、啟人疑竇,美國政府與國外權威媒體都警示這股「韓流」深刻帶著中共影舞操控色彩。惟本文欲探索處不聚焦此,或者我們可以好好思考韓國瑜市長在這場選戰中一再被人指稱為「草包」的緣由,其中有道理否?換言之這是一篇有關檢視韓國瑜先生的「草包論」。

草包三階論

我想這個問題可分幾個層次,什麼叫做「草包」,定義何在?再者韓國瑜先生真的是草包嗎?他的言行或人格特質是否符合一般意義下對草包的指涉?如果一個人身為草包,那他適不適任領銜一個政府、能否勝任中華民國台灣總統?

定義與字面延伸

首先談談定義。就「漢語網」—漢語辭典裡面的解釋,所謂「草包」乃「比喻沒有真才實學、說話行動莽撞粗魯的人。」百科解釋則稱:

草包,俗語,貶義詞,用草織的包包的不結實不耐用來形容某個人不經用、沒有能力。草包有時也指稻草人,從容引申為罵人的詞,罵那些徒有其表、外強中乾卻非要裝作自己有多大能耐的虛偽人士。也有地方稱羊牛的胃為草包,其裡面沒有價值的東西,形容一個人沒有才能 。

換言之,草包這個形容詞在漢語日常使用中是負面字,大抵指向一個人頭腦不行、才能有闕,知識不足做事容易搞砸,總之就是各方面很廢、成事不足人的稱謂。

貨真價實的草包韓國瑜

釐清了草包定義,第二個層次容可思考刻正代表國民黨參選總統的韓國瑜、他是草包嗎?為何從媒體到全台坊間普遍指稱韓國瑜就是個草包?

我想要解答這個問題應由韓市長言行舉止說起,韓國瑜失業17年重返政壇後一炮而紅,受到特定媒體24小時追捧,全台各家媒體也因其總統候選人身分必然跟隨、仔細報導,從而全台民眾和每個媒體能夠近距離貼近理解韓國瑜這個人。

競選旅程前後,韓國瑜一系列偏離現實與天馬行空的點子,讓人明白他沒有深度、欠缺以知識為基礎理解事物本質的能力。易言論之,韓國瑜擅長插科打諢,用俚俗淺白話語打動一般普羅,但他所提出的許多「政策」往往離譜到令人傻眼。

先說用語,韓國瑜擅長以打比方或譬喻方式最通俗的對選民喊話,他的喊話每每限於口號的浮面,更好玩的是若然細心不難發現韓國瑜一而再地引用有線電視不斷重播的星爺電影台詞。例如韓國瑜說:「一隻穿雲箭,千軍萬馬來相見」,他也提到「乞丐數目有多少,是由皇帝來決定」,諸如此類非常多次援引,讓人看出韓國瑜連結世界的窗口很大程度來自通俗流行;再又韓市長所謂「得民心者得天下」,這其實是二月河小說《雍正王朝》主題曲歌詞,想來讓人會心一笑。

說這些當然不是要貶抑星爺在電影事業的成就,而是我們從韓國瑜反覆再三自行提點,容可看出他興趣所在、深度到哪?畢竟要身為一個國家領導人,腦力所及如若只有戲劇或圖像層次,那是絕對不夠的。延此再舉其例,韓軍初組國政顧問團時,即有多家媒體報導韓國瑜無法靜心坐下來聽國政顧問團們分析報告,只消幾分鐘他就耐不住性子想起身離開。

高強度高密度選戰下的無所遁形

質言之,在這樣高強度高密度選戰中,身為總統候選人毋寧主帥,幾百天下來媒體縝密跟拍與研究,加以多場專訪、直播與記者會,我們很大程度上可以勾勒這個被強力鎂光聚焦的候選人。

譬如韓市長曾數次自己提及在北農時期「每天喝酒吃飯很快樂」;韓在深夜直播醉醺醺上場,更還在直播裡當場從胸前口袋拿出香菸;韓公開發言舉例又屢帶情色,如「潘金蓮和武大郎」、「男人的生命是下半段」、「盯著看女生小腿」等等這種種細微歸納推衍而出,韓國瑜的人格特質呼之欲出。

會論及人格特質,乃因本文認為韓國瑜這樣浮淺、缺乏思考深度的特點,和他身為貨真價實草包這點緊密結合。我們也可隨手再尋幾個韓市長令人驚訝無法理解的點子,來證成他草率隨性、難以嚴肅思索問題的面向。韓國瑜曾經主張台灣駐外使館與代表處可以負責推銷農產予外國;他還應允要在台灣三百多座高山設立升旗台。另個韓國瑜曾被痛罵的經典想法,厥為韓公開宣稱要將故宮幾十萬件文物一次展出,他認為這樣必然引起世界轟動。至於他如今已淪笑柄的愛情摩天輪和F1賽車場政見,更是不值一哂。

韓國瑜曾經說出要在台灣三百多座高山設立升旗台

精密地說,韓國瑜的草包本質、在於他對事情對問題本質每每理解不足,他沒有耐心也沒有能力和智力去深刻了解事情之所以然,當然也更遑論就此發展可行論述或提出解決方法。韓國瑜這一路走來運行兵法,正在於他不需要這些傳統論述,韓直接繞過他無能為力的腦力運轉,代之以他很擅長的簡白口號、鋪天捲地而行。這是草包韓國瑜這段奇幻旅程得以打動許多民眾重要原因,不過也因為韓總智力和社會化程度侷限,他得罪了幾乎當今所有國民黨領袖,也如上揭在媒體徹底覆蓋審視下,草包原形完全盡露。由是說來,韓國瑜先生他就是個明明白白真真切切的純正草包無誤。

身為草包無法勝任台灣總統

接著是本文一開始提到的第三個問題,關於「身為一個草包適不適任中華民國台灣總統?」,前揭本文已說明草包的定義,證成韓國瑜身為草包的貨真價實,則如今我們應該慎重思考的毋寧為要不要一位草包當我們的總統。

草包做總統的主要疑慮在於他的理解力與判斷力,這兩者相涉、投射的結果則是一個國家的命運。再仔細地說韓國瑜這個草包知識底蘊不足、行政歷練具罅,從而造成他邏輯判斷和視野經驗之低下,這是他不適任台灣總統的重要原因,我們無法將影響全台人民的國政交給他。

美國與台灣國政狀況之不同

或許有人會想起雷根和小布希、甚至當今美國總統川普,畢竟美中台關連緊密而且比附援引很是常見。我想這問題的答案不全然聚焦總統個人特質,而更要把大環境與憲政體制納入考量較為公允。換言之縱然雷根和小布希在知識涉獵面向幾乎不學無術,但美國擁有上軌道的權力分立、悠悠兩百年憲政傳統,這不是台灣所能相比。

舉例而言,雷根總統對國際關係的了解極其淺薄,曾經身為加州演員的雷根最崇拜的對象來自電影英雄,他對自己主政下強大對手蘇聯認知空白,架起雷根施政風格的支柱在於他抽象而簡樸意識型態還有身邊保守派策士們。也就是說,雷根雖然懂得很少但他坐擁強有力的謀略顧問,他也聽的進去這些建言,從雷根策士葛根(David R. Gergen)和葛林斯潘(Alan Greenspan)等人事後來看,雷根能把幕僚謄寫的文稿在記者會上演的好像就他自己的意見一般,而且真的願意執行,當年對台灣影響重大的《八一七公報》就是顯例。

再又小布希的狀況也很類似,未上台前小布希就屢遭譏諷為紈褲子弟、無腦少爺,但他無腦程度還遠追不上韓國瑜,而且小布希身邊有父親培養的國安團隊重臣輔佐,儘管鷹派有餘,但遇重大問題仍然謹守紅線不致於亡國賣國。再者以川普而論,他雖然不是什麼智力高超的菁英領袖,但真要歸類則川普比較類似「狂人」而非草包。

小結地說,國外媒體常拿來訕笑的雷根和小布希總統,他們的理解力和判斷力皆非上乘,但他們執政身處的脈絡是一個運行得當的憲政網絡,他們有軍容壯盛的顧問,更有政策走偏了就馬上被制衡疑慮,最最重要的是雷根和小布希都是愛國者、他們熱愛自己的國家。綜上所述這些條件都是韓國瑜所沒有,故而本文認為論者有此比擬並不恰當。

代結論關於草包三階推導

「草包論」之所以值得一提,乃在於這是中華民國台灣總統選舉首次有候選人被稱草包,這樣的認知普遍流傳於台灣社會,從而我們有必要釐清草包何謂?又韓國瑜市長到底草包否?復影響深遠的,如若這個草包果真坐管重慶南路適合與否?

經過簡略三階推導,我們能夠明白韓國瑜身為純正無誤的草包並不適任中華民國台灣總統,每位選民在走進票匭前應該慎思明辨、認真負責的握住手中選票。

作者:Raphael

本科念法律,博士專攻政治哲學、中國研究。會點小提琴、喜歡圍棋;半夜常吃鹽酥雞,陷入減肥永遠不成的惡性循環難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