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放棄你的自由
by Raphael


因為共享生活而形成的共同體
形成一個人政治傾向的形成原因頗多,從成長背景、歷史文化、教育水平,到性別、年齡、住所區域等等,都有影響。政治學上,就社會學與心理學角度著手研究政治傾向成形因素的,有謂與「哥倫比亞學派」,提出一些推測的判準,透過對幾個主要條件的交插組合,則不難推測一個人的投票傾向。

當然,這樣的推演並非決絕,影響變因容有諸多加乘,人很可能擺脫原生家庭歷史記憶、生長環境而獨立變異,或是因為不同的生命經驗而改變價值認同;不論一個人是延伸原生家庭或自主改變,這都是一個公民自我決定的過程,是政治學研究範疇,但其實也不限於政治學。

就這個角度以觀,投給誰、支持什麼政黨?很大程度乃個人心證所及,難有客觀正確答案,好比我們很難要求從小眷村長大、爸媽都蔣家信徒的選民,和世居台南,幾代務農子弟有相同政治偏好,但有一處我們是重疊且相同的:那就是我們皆為生活在台灣的人們。

換言之,台灣的公民可能特別喜歡或討厭某個政黨,這都是每個人在憲政民主下擁有的權利。只是,畢竟台灣是我們共同生活的地域,我們的食衣住行、喜怒哀樂都在台灣發生,不論你認為台灣是區域或國家,也不管你的政治傾向主張統或獨,共同生活在同一塊土地的人們,勢必有很多共同利益,是綁在一起的。

圖博被逮補的抗爭者

最大的共同利益:民主自由

仔細想想,有哪些利益,是生活在台灣的我們,無可避免會被綁在一起的呢?除了像是健保體系、環境保育,另一個常被忽略但很重要的,就是民主自由。

民主和自由是息息相涉的兩個價值,通常以法治為基礎串起。在台灣,民主、自由已如空氣般被人習以為常,而這也正是中共轄下的人民,所無法享有權利。在台灣生活,不論你支持哪個政黨、有什麼政治主張,民主和自由都不會對你另眼相看,同理,民主與憲政所為你守護的自由,是失去民主後就不再能享有的。

如果我們願意同意這個基礎,那麼我們也應該有個共識:誰侵犯台灣的民主、自由,誰就是台灣的敵人,誰就是那個試圖改變我們生活的敵人。對自由的嚮往,乃人之為人所必然追求的價值,而民主則是透過憲政的實施,稱起自由的實質。

事實是,眼前有意圖想併吞台灣、改變台灣人民生活現狀的國家無非就是中國。本文無意陷入中共政權如今發展好壞的辯論,但中共轄下人民欠缺各種民主意涵下自由是個事實,中共統治區內人民沒有言論與新聞自由,公民無法自由集會與出版,人身自由隨時可能受限或「被失蹤」,中共高層信奉的乃是高壓管制、是武裝「維穩」,這非常清楚。

要舉中共統治下高壓獨裁統治的案例,再簡單不過,我們只消放下民族主義、睜眼看看慘絕人寰新疆集中營,看看圖博(西藏)超過一百五十人的連環自焚抗議,我們不難理解生活在中國「維穩」氛圍下的恐怖無奈。中國還有一個影響重大深遠的措施,將自由資訊徹底隔絕在網路長城外,新世代的中國人很多壓根沒聽過六四天安門,他們否認新疆集中營存在,還常把爭取民主的香港人形容為暴民:這是如今多元多彩台灣社會所無法想像的。

香港反送中抗爭

不要放棄你的自由
投票傾向生成原因繁眾,或許很難改變,但當我們還有選擇的機會,生活在資訊自由的世界時,就該珍惜憲政民主所帶給我們的禮物,享受多元價值覆蓋下,人民對不同政黨喜好或厭惡,這乃是家常便飯。然而,我們現在正在運行的選舉制度,正是民主核心的一環,也就是透過公民選票,來決定將政治權力交給誰掌握,人民可以透過自由意志,選出民代和政府首長,這是香港沒有、且中共絕對不會允許的。

不論您支持什麼政黨,走進投票所前,我們都該先想清楚這點。

作者:Raphael

本科念法律,博士專攻政治哲學、中國研究。會點小提琴、喜歡圍棋;半夜常吃鹽酥雞,陷入減肥永遠不成的惡性循環難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