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免運動或將成為韓民調止血處
by Raphael

(圖取自:聯合新聞網)

肇因失信於民、策略失當與人格特質等因素,韓國瑜市長前陣子選情墜跌不止,但本文以為很值得注意的是,刻正由「Wecare 高雄」聯盟發動的罷韓運動,很可能有助於韓國瑜選戰回溫。

這是一個乍看驚奇但想來也不奇怪的邏輯,謀略以向選舉大盤,本來就該把人性細微與動次變化納入考量。本文這樣的推導原因多重,其一可以深思並運用者,或可引《菜根譚》所說的「盛極必衰,剝極必復」,近期包括中時與聯合民調在內,已在連續幾十周民調落後並拉大差異的韓國瑜,其陣營民調在向下突破20%後正在築底。

我當然也同意韓國瑜此刻民調大幅落後,但韓陣營民調絕不可能無限期、無止境的向下墜跌,而依我觀點,12月26日法定程序正式開跑的罷韓運動,如果操作不慎或過頭,就容易成為幫助韓國瑜民調退冰再起的催化劑。

就以此刻正上演,美國史上第三度總統遭彈劾案為例,以眾議院議長裴洛西為首、民主黨所發動的彈劾總統程序,非僅在參議院最終一定過不了關,更實質拉抬了被彈劾者川普總統的民調。這個發展態勢,在彈劾程序剛剛發動就有民主黨有識之士提醒,但夾雜情緒仇恨、殺紅了眼的民主黨領袖聽不進去,終而造成今日川普在共和黨內、在全美國民調止跌更往上拉的結果。

以眾議院議長裴洛西為首、民主黨所發動的彈劾總統程序,非僅在參議院最終一定過不了關,更實質拉抬了被彈劾者川普總統的民調。(圖取自:自由時報)

同樣的例子再往前25年,1995年柯林頓總統和眾議院議長金瑞契對決,美國聯邦政府在政黨角力下兩度關門停止運作,而兩個回合都由媒體形象受打壓的柯林頓勝出,這中間的道理破值得大家深思。

深究其實,已佈局數月、現在正式起跑的高雄市長罷免程序本質上並不是民進黨發起,這是一個騙得選票坐上市長後幾個月就落跑的因果關聯,只不過這樣的發動在選戰白熱化當下,很難完全避免結果論式的戰情操作。再白話一點,這其中涉及候選人形象轉換、攻守易位與選民心境等等,往復在內影響不可謂淺。

我們很難否認有不少選民並不在意候選人政策或價值理念,影響他們投票行為的變因,往往落在和情緒或媒體相關的過眼因素。從而純就演繹方法層面論,把如今已在烏江畔的韓市長往死裡打,可能並非極小化藍營選票策略,更且綠營或該清楚認知,要將韓營大勢伊于胡底,其略在拆解而非痛擊;其策在冷眼而不撩戰。


這場選戰有著史上特色最鮮明、乖張離奇又贊同兩岸和平協議的總統候選人韓國瑜,執政黨沒有理由也不應該容讓任何親中火苗燎原而起。(圖取自:東森新聞雲)

「亡國感」的有無或影響可能是另一個策略討論重要範疇,但認真回眼你我台灣,這確是場影響重大、必須萬般謹慎的選戰。站在台派勢力對面,這場選戰有著史上特色最鮮明、乖張離奇又贊同兩岸和平協議的總統候選人,執政黨沒有理由也不應該容讓任何親中火苗燎原而起。

作者:Raphael

本科念法律,博士專攻政治哲學、中國研究。會點小提琴、喜歡圍棋;半夜常吃鹽酥雞,陷入減肥永遠不成的惡性循環難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