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擋並斬絕親中紅媒 維繫台灣天光 —— 從共諜案談起
by Raphael



共諜案再起,這次竟然是由澳洲媒體揭露,真假毋辨之間,引起各國和台灣媒體爭相報導,中國外交發言體系也略顯情緒的極力否認。

平心而論,凡涉及諜報案件,在援引和求證過程中,經常都是證據紛沓、難以斷言,各種揣測和陰謀論也傾巢而出。現下自稱共諜的「王立強」在澳投誠一事,又再次引起泛太平洋與台灣海峽兩岸敏感神經。這不是已然時過境遷的郭汝瑰和劉斐,想要立刻分辨人事、言論之真假可能不易,但中共長久以來企圖干涉台灣政治,乃眾所皆知的事實,不論是透過金錢或是各種利益投入,不論是否曾在任何渠道被曝光過,明眼人皆難否認中共的狼子野心。

本文的意圖並非在王立強案多所著墨,也不打算追著每個新聞去討論兩岸諜報是否是場羅生門,因為我們只須消聚焦此刻正積極影響政情的幾家媒體背後股權、財務來源、母集團獲利的重點市場、以及所受補助為何,就已經能略窺一二。

本文將舉以下幾個例子,單著眼於媒體,讓我們看看他們的報導,認清他們所受補助。

要說台灣媒體受討論或質疑的重點,其一便是利用24小時輪播來炒作特定人物,或明白展現親中觀點,許多人厭惡這樣單一重複內容、質疑這類媒體背後的結構,並發起拒看行動。但筆者以為,深紅統派媒體需被遏止的原因,並非在於它的意識型態,而是它「受命」傳播虛假訊息、堂而皇之成為外國勢力干涉台灣政情的平台。

其二,統獨藍綠、自由保守本係憲政民主架構保障下,精彩多元的自然發展,這都沒有問題,問題出在當特定媒體已經明顯受控於外國勢力,以港商或在中國台商的身分,接受中共龐大現金補助,而且這樣的補助目前無法可管,旺旺集團也將這些補助明明白白的列入財報。

旺旺集團從2007年起,在11年之間,總共從中國政府手上收了152億6千萬元台幣的「補助」,全部認列財報。旺旺公司的財報中「其他項目」寫道:「政府補助金指從各政府機構收到的補貼收入,作為給予本集團在中國若干附屬公司的獎勵。」當然這裡的「政府」是指中華人民共和國,而且旺董在中國收的這些錢,現行台灣法律確實管不著。 

旺旺集團創辦人蔡衍明。
(圖取自:中時電子報)

正因為每年向中國領取20億台幣上下的補助金(每年不一),旺旺可以不甩台灣觀眾、在地廣告商,不必那麼「業務傾向」的重大原因,說穿了,蔡董也是做生意的人,要全然為了「大中國」理念一直燒錢是不可能,但有補助就不一樣了。

2012年5月7日,台灣政府舉行的電視系統併購公聽會上,旺旺集團董事長蔡衍明就親口承認,他旗下媒體確實收受中共當局購買新聞版面的款項,刊載中共官方置入性宣傳內容。當時欲以700億台幣併購其它媒體的蔡董自承「沒有對不起台灣人民」,但另方面蔡衍明也說:「當然這是過去的一些陸委會規定什麼,我是不知道,但是,我認為,應該讓我們去賺這個錢。」

再舉一例,同樣關於媒體置入性行銷、更且是直接金錢買收投射台灣媒體版面的行為。2010年11月,台灣監察委員吳豐山對陸委會提出糾正案,在糾正報告中,吳監委清楚列舉白紙黑字證據,關於《中國時報》和《聯合報》收受款項,配合中國來台考察團。該時包含湖南省省委副書記梅克保,和陝西省代理省長趙永正,皆正在台灣率團進行參訪,而上揭《中國時報》和《聯合報》甚至以契約形式寫明「付款方式」,以匯款方式支付。這是中共官方明明白白砸錢買新聞,台灣媒體以「報導」模式遂宣傳之實的證據,這路徑是如此毫不掩飾,顯示中共多年來是如何出手影響並干涉台灣政治的手段。嚴肅的說、這是國安層級的問題。

除了金錢攻勢,除了遍布台灣的共諜,和中共針對全球著名的「大外宣」計畫,可以說說、能夠檢證的還有很多。習近平上台後的「中國夢」,其指向的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拋卻鄧小平「韜光養晦」路線,開始自栩為世界強權的心態,非僅用於併吞台灣或滲透澳洲的諸多手法,更展現在對上美國的角力,同時也在中共自家內部發展為各路權鬥。

每天鋪天蓋地的親中紅媒,用各種假訊息和操縱政局的新聞襲捲而來,是我們應首先正面抗拒的。
(圖取自:自由時報)

本文無從、事實上也不可能一一拆解這些明裡暗裡的證據,但此刻就擺在我們眼前甚至踩在我們頭上的、每天鋪天蓋地的親中紅媒,用各種假訊息和操縱政局的新聞襲捲而來,是我們應首先正面抗拒的。

筆者認為,要反紅媒,要反外國勢力操控台灣政經必要循「錢」入手,我們怎麼立法、軍情並下以根絕「海外收錢」模式,將是最重要的關鍵。譬如化身台商、同鄉會、海外後援會模式的中共對台砸錢管道,就該禁絕。其它如技術性銀樓地下匯兌,或是侍從體系資源分配、親共政治人物在中國投資等等,也該以嚴密法治防堵其利益或影響力回流台灣。

台灣必須是台灣人的台灣,這不是什麼政黨或政治傾向差異,更絕非族群省籍分別,而是一旦被中共併吞,悲慘的結局將是不可逆的。或許阻擋並斬絕親中紅媒,正是維繫台灣天光的重要法門。

作者:Raphael

本科念法律,博士專攻政治哲學、中國研究。會點小提琴、喜歡圍棋;半夜常吃鹽酥雞,陷入減肥永遠不成的惡性循環難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