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局勢、中共本質與台灣和中國終極價值觀的差異
by Raphael


圖取自:https://www.hk01.com
近來,持續看到一些關於2020大選的評論觀點,認為民進黨在近期局勢發展中是「撿到槍」,然而,但這種看法是單從選戰操作與效果面所作的觀察。

先不究上述此種觀點的內裡真實和緣由,回到中共明明眼見綠營持續「撿到槍」將對影響台灣大選不利,卻還是堅持暴力鎮壓香港,堅持在新疆等地佈建集中營等作為,由此我們不難看出中國政府唯命獨裁、心懸「維穩」的決心。

中共政權每年用在「維穩」的支出驚人,軍費之外,還有額度超過一兆人民幣的預算用在各類「維穩」項目,而這個「維穩」所要達成的目標,無非希望政治、社會、經濟等方方面面,都能穩當持續原來的軌道,以黨所規制方向遂行。

「中國模式」與「物質社會主義」


當今盛行、也是許多人著力研究的「中國模式」,本質上是一種專制獨裁和資本主義兩相混和的政體,以「具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為名,加上現今饒富毛澤東色彩的習近平傾左路線,中國共產黨這套宣稱能讓「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物質社會主義」(material socialism)就是個龐大且畸形的利維坦(又譯巨靈,比喻強勢悍衛主權、不容任何內外挑戰的國家權力)。

在此一慣的思維下,中共堅持打壓香港民主,還有急統人士一再使用暴力在台灣鬧事,背後透露的正是北京這個極權體制想一元化所有領域的心態。而這種「一元 vs 多元」的價值差異,正是香港不見容於習政權、也是台灣不適合被中國統治的原因。

更具體的說,當下我們所看到、所熱衷討論的一些議題,不過是北京這個極權政體的本質必然造成的問題,包括香港當前情勢將影響台灣選情的連動、何韻詩被當頭淋漆案是否涉及組織犯罪、中共是否利用統派團體在台動作等等,這些都只是表象與病癥,而非根底。



中共拒絕多元化才是問題的核心所在


一切的核心還是應該回到上段所述,即中共堅持維持一元化的統治,既不敢也不願讓轄下國境多元化。北京政權害怕的,正是人民接觸多方資訊後,從而刺激了活潑具創意的思考能力,甚至進一步要求民主,那便危及了中國共產黨70年來的獨裁極權。研究中共統治的專家們,均認為1990年前後,有兩件大事讓中國共產黨對自身存滅深感危機,首先是1989年4月,胡耀邦死後帶動的一系列天安門學潮,接著還有蘇聯垮台後、東歐共產黨國家骨牌式崩潰的歷史。幾萬份研究報告,在這些活生生的教訓後,受命湧進中南海,自鄧小平以降,幾代北京政權的統治集團,不斷從這兩個重大事件中記取教訓、並從中精進、提取更細緻的統治技巧,以便讓人民在不知不覺中,自願被極權管理、統治。

也因如此,中國境內不允許有google,不允許FB,能夠使用的微博受到諸多屏蔽,微信監控更是無縫徹底。舉例而言,此刻中國40歲以下網民知曉「六四」事件的人非常少,更不要說14億中國人民只能接受有限的資訊,從小被「愛國主義」催眠、在民族主義大旗下看世界,久經洗腦的結果,造成他們即使離開中國,到西方求學、工作長居,這些「中國人」仍然相信香港、西藏、新疆的不同聲音,都是「西方策動的陰謀」。

順著中國這套統治邏輯而論,其中有兩個面向值得進一步分析。




大中國民族主義七傷拳


首先是民族主義的七傷拳特質,正逐漸浮現,影響甚至侵蝕中國共產黨政權的正當性。在中國,民族主義很大程度連結本文上面提到的「愛國主義」,具體標籤化的圖騰則是圓明園遺址、南京大屠殺,乃至中國150年來飽受外敵的種種羞辱。北京經透過這樣的教育紮根和情緒動員,長期宰制中國人民思想跳躍的邊界,每每把集體情緒宣洩出口導向國外,例如仇美就成了中國人民的傳統,任何有意義的問題都被導向「外國勢力說三道四」云云。

這種情懷具體展現在時事中,比如2008年奧運聖火在全球傳遞過程中履遭抗議,或美國「誤炸」中國的南斯拉夫貝爾格勒大使館等,然而其實未有太實質的進展,再再彰顯大中國民族主義弓滿極限的時候,就是北京政權被看穿、無法實際完成民族復興允諾的時刻。這樣的結果,正乃民族主義作為七傷拳模式,稍有不慎即會引火燒向共產黨自己。


當代中國契約論之恐怖烏托邦


第二個相關但不盡相同的面向,在於中共政權的合法性與正當性建構。無神論且反威權起家的中共政權,如今卻長期打著儒教思想、結合倫理與天朝那套迂腐,深化「天朝子民」對美好和諧社會的想像。這套伎倆具體落實於中國國境,對內,或可用北京城內一個個出入管制戒備森嚴、城管權力膨脹的街區為例;行諸天朝境外,則具體呈現於漸漸被世界各名校踢出校園的「孔子學院」。

再更進一步拆解這個當代中國的烏托邦想像,本質上是種國家與人民契約論的「中國模式」,中國共產黨這個統治集團,透過承諾保障人民生活經濟水平於一定高度,來交換人民甘於長期活在資訊不足且受天朝馴服的環境下,逐漸漠然、並讓渡絕大多數的政治權力,既不知也不會爭取民主與人權,自願服噟於這個恐怖烏托邦。

以中國教科書裡的話來說,這是一種「中國特例主義」(Chinese Exceptionalism),但實際上,它是北京政權麻痺人民的藥方之一,以反美反西方為外衣的一劑特效藥,更是天朝得以維繫國家和人民之間契約的小訣竅。

現今「中國人」思維最大特色就是「單一」和「仰承」,他們無法批判思考、不習慣多元不同的聲音,只要有人質疑今上,那就是「反動」、就是「太民主」的西方遺毒。

這種思維態度,再往下推則是「民主、人權是否為普世價值」的辯論,這項命題既是一個牽涉政治哲學、憲法和國際法的難題,也常常為北京政府彆腳的國務院發言人拿來擋箭。

台灣人不會贊同用暴力讓不同意見的人封口;大多數台灣人民也對香港人爭取民主法治抱持同情。(圖取自:https://hk.epochtimes.com/news/2019-09-30/75318070)

政治價值信仰上的差異是終極問題


即使暫且擱置關於上述問題的哲學大問,僅綜合上揭櫫現今中國政府的特質,乃至幾個月下來的香港反送中流血衝突,再又新疆集中營持續擴建、台灣統派人士一再以暴力箝制言論自由,我們應該要能夠徹底看清的是台灣和中國在政治價值信仰上的差異:台灣人不會贊同用暴力讓不同意見的人封口;大多數台灣人民也對香港人爭取民主法治抱持同情。

在各種想當然爾的政黨光譜角度以外,我們必須直面這個本質性的問題:台灣與中國之間,確實存在著政治價值觀的巨大落差。

是這個理由,而非藍綠統獨,才是台灣和中國並不適合的終極原因。

作者:Raphael

本科念法律,博士專攻政治哲學、中國研究。會點小提琴、喜歡圍棋;半夜常吃鹽酥雞,陷入減肥永遠不成的惡性循環難解。